5月9日下午,參加第六屆“勇士競賽”國際特種兵比武的武警部隊代表隊載譽回國,武警部隊在北京總隊特戰大隊舉行儀式歡迎參賽官兵歸來。
  CFP供圖
  5月1日至5日,武警北京總隊“雪豹突擊隊”7名隊員赴約旦參加第六屆“勇士競賽”國際特種兵比武,奪得冠軍。這是他們繼去年奪取第一名後,今年又以四個第一、一個第二、兩個第三衛冕團體總冠軍。
  中國特種兵奪冠後,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專門贈給“中國勇士”一份特殊的禮物——“國王的軍刀”,並向中國武警表示祝賀:“中國特種兵是勇士中的勇士,勇士中的精英。”
  “誰掀翻‘雪豹’,誰就是冠軍”
  約旦國王兼武裝力量統帥阿卜杜拉二世,自1981年以來就在軍隊中任職,1993年任約旦特種部隊司令,1997年任約旦特別行動部隊司令,1999年繼承王位。
  “勇士競賽”就是由這位軍人出身的國王親自命名的,旨在匯聚世界反恐精英部隊,交流先進反恐作戰理念,提高各國反恐技戰術水平,它被視為各國特種兵切磋技藝的國際頂級賽事。
  “雪豹突擊隊”雖然是上屆冠軍,但絲毫不敢輕敵。“今年的比賽難度超過往年。”“雪豹突擊隊”領隊、參謀長潘如華說。
  原來,今年的“勇士競賽”組委會決定,只有納入國家軍隊編製並且是現役人員的方可參賽,一些國際知名安保公司和間接執法人員不能再參賽,與“雪豹突擊隊”同場競技的是美國聖馬特奧特警隊、加拿大特別作戰行動團、荷蘭海軍特戰大隊、德國“山貓突擊隊”、黎巴嫩“黑豹突擊隊”等世界著名反恐部隊。
  3月中旬,“雪豹突擊隊”8名官兵抵達安曼後,被安置在市郊的卡芙林學校,隊員們將在這裡進行為期兩周的適應性訓練。
  學校的一名教官聽說“中國老朋友”回來了,特地前來歡迎。寒暄中,隊員們通過翻譯得知,前來參賽的各路高手早就開始研究來自中國的“神秘對手”,他們把“雪豹突擊隊”去年奪冠的錄像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  “目的很簡單,誰掀翻‘雪豹’,誰就是冠軍。”那名教官說。
  “比賽地點、內容都不清楚,實戰氛圍濃厚”
  5月1日的約旦,天氣炎熱,氣候乾燥。“勇士競賽”第一天的比賽打響了。
  前一天晚上,組委會以“神秘代號”的形式向參賽選手口頭公佈了競賽課目:“最後的好日子”、“卡賓槍糖果”、“淚痕”。
  “從字面上看,很難判斷出比賽內容,還不提供任何電子稿件進行說明。”分隊長劉洋說。比賽開始前,也只做了安全警示,沒有說明程序和規則。“就連比賽的地點、內容、程序、誰評判都不清楚,實戰氛圍非常濃郁。”
  在“淚痕”課目中,各參賽隊都要派出5名特戰隊員突破矮牆、獨木橋、鐵絲網等阻礙,奔襲到山坡後的射擊位置,對未知距離內的6個目標靶位實施精準射擊,隨後再安全返回,任務才算完成。
  當時,前3支外軍特種部隊發揮得都不是很好,完成任務時間均超過10分鐘。“雪豹突擊隊”參賽隊員發揮中國特種兵身體敏捷、爆發力強的特點,以8分半鐘的優異成績拔得頭籌,威震阿卜杜拉二世國王特戰訓練中心。
  但沒想到比賽第二天,一個意外降臨到中國隊員頭上——
  在“街區突擊”課目中,要求每個參賽隊出5名隊員,1名狙擊手、1名觀察手攀爬到模擬城鎮建築物的最高層,發現、擊斃隱藏在街區建築物內的“恐怖分子”。其餘3名突擊隊員,以槍響為號令,向關押有“人質”的建築物實施突擊,並將人質解救到安全地帶。
  比賽開始後,隊員範興斌與陳登科組成狙擊小組“一唱一和”:陳登科捕捉目標,範興斌實施射擊。很快,“恐怖分子”被悉數消滅。另一邊,3名擔負突擊任務的隊員在狙擊手的掩護下,迅速擊斃建築物內的“敵人”,將“人質”順利帶到安全區域。
  “中國武警‘雪豹突擊隊’,第20名!”聽到成績公佈,隊員們傻了眼。他們上前圍住裁判,想要弄清楚是不是出現了誤判。
  那名裁判聳聳肩,指了指之前黎巴嫩隊完成比賽的視頻錄像。隊員們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,賽前組委會官員在口頭宣讀安全警示時,錯將“每名隊員都要向‘恐怖分子’射中一槍”翻譯為“只要每名‘恐怖分子’被射中一槍”。
  幾字之差,謬以千里。3名突入建築物的隊員有8發子彈沒有打出去,每發加時30秒,共加時4分鐘,排名一下子掉了下來。
  面對突發情況,隊員們沒有氣餒,在隨後的“三個火槍手”課目中,針對步槍、霰彈槍、手槍的交叉射擊任務,隊員們頂住壓力,槍槍命中,一舉奪得這個課目的冠軍。
  “雪豹突擊隊”總比分再度領先!
  “冠軍屬於中國武警,屬於中國‘雪豹’”
  比賽第三天進行的是“震懾”課目,它也被稱為MOE,即英文“突入方法”的縮寫。特戰隊員需要衝上建築物二樓撬開一道門,接著衝上三樓撞開一道門,再爬上一道牆攀上四樓頂,每名隊員10發子彈,期間要對50個目標進行射擊。
  按照計劃,年齡最小的90後隊員陳登科擔負撞門、撬門和護送“人質”任務。沒想到,競賽組委會臨時要求,撞門器和撬門器在隊員射擊時,不能接觸地面。
  為不影響比賽進度,陳登科用尼龍繩將撞門器綁在手臂上。射擊時,尼龍繩墜著沉重的撞門器勒得手臂生疼。他強忍疼痛、平衡身體、果斷擊發,4發子彈全部命中目標。比賽結束後才發現,手臂被勒出了一大片淤血。
  5月4日,約旦阿卜杜拉國王特種訓練中心,眾人的目光匯聚到一個焦點上——“國王的挑戰”課目開始了。這是唯一一個由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親自設計的競賽課目,被譽為第六屆“勇士競賽”國際特種兵比武“皇冠上的明珠”。
  這是“勇士競賽”的壓軸大戲,每個參賽隊都要派出5名特戰隊員,他們攜帶槍支,進行10公里接力,期間歷經越野、爬坡、泅渡、通過坑道等考驗,最後通過手槍精度射擊一決雌雄。
  比賽開始後,再次出現意外,“雪豹突擊隊”第二棒隊員因犯規被罰跑,接力棒傳到隊員吳雪鬆手上時,他已被外軍選手超過100多米。
  “想要逆轉形勢,必須衝上一條長一公里,坡度達60度的上坡路,隨後在高俯角對200米外的固定靶位進行精度射擊,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”吳雪松回憶說。
  “拼了!”他沒有絲毫猶豫,深吸一口氣,瘋狂地朝上坡路衝去,最終竟然成功實現反超。這突然的爆發讓吳雪松的鼻血一下噴濺而出,他顧不上流血的鼻子,迅速調整呼吸,冷靜地完成了對200米外目標的射擊。
  “冠軍屬於中國武警,屬於中國‘雪豹’!”擴音器里傳來的消息,讓中國特種兵們再也掩飾不住激動的心情,緊緊擁抱在一起。
  5月5日,一場別具匠心的頒獎典禮拉開帷幕。約旦武裝力量首次採取武裝直升機通場,由傘兵攜帶獲勝國國旗實施傘降。一名約旦官員告訴大家,這是國王獻給中國勇士的最高禮儀。
  當“雪豹突擊隊”的官兵看到鮮艷的五星紅旗被約旦皇家特種部隊傘兵帶著,高高飄揚在異國的天空時,他們激動地流下了淚水,隊員們朝著祖國的方向,立正、敬禮!
  走下領獎台,一切從頭來
  5月9日下午,“雪豹突擊隊”從約旦凱旋。當隊員們踏出首都國際機場的接機口時,鮮花、掌聲、歡呼聲瞬間包圍了他們。
  然而,沒有慶功會、不喝慶功酒。第二天,一場“反思式”總結大會在“雪豹突擊隊”警官訓練中心展開,參賽官兵們的發言一點不像他們剛剛奪得了國際賽事冠軍。
  “大家在競賽中戰術協同配合還不夠流暢,過分追求完成課目的速度。”
  “射擊精準度還不夠高,沒有達到‘快、準、狠’。實戰中,‘恐怖分子’不會給你第二次開槍的機會。”
  “武器裝備的安全操控上有欠缺,這一點外軍做得比較好。”
  大家你一言,我一語。梳理總結的6點不足和4點建議,成為各特戰分隊提升實戰化訓練水平的“金錦囊”。
  這也許就是“雪豹突擊隊”奪冠的秘密。
  (相關評論見10版“特種部隊正在告別配角地位”)  (原標題:“中國特種兵是勇士中的勇士”)
創作者介紹

nwesoxyqxm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