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北京7月12日電(上官雲) 近日,作家、主持人梁文道新書《關鍵詞》出版上市。12日晚,梁文道受邀作客騰訊書院,併在活動開始前接受記者採訪。他表示,自己是個很愛閱讀的人,從主持節目以來,讀書從興趣變為工作,再也分不清楚閱讀的目的,只能儘力在這兩者中間轉換,“當然這樣看書也有問題,有些書讀後整天腦子裡都在想,要看別的東西就很難轉換,不過這麼久以來,我已經像馴狗一樣把自己訓好了。”
  新書定名“關鍵詞”為向前人致敬
  新書的出版與梁文道撰寫專欄的經歷有關。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他一直以“關鍵詞”為題目為某雜誌撰寫專欄,將這些文章結集出版時便順勢以此為名。此外,《關鍵詞》還有向前人致敬的含義。梁文道說:“曾經有一位活躍在上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的學者,開闊的影響了我們後來的文化研究領域。他也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,一本著作《關鍵詞》探討了英國工業革命前後的關鍵流變過程,試圖指出政治經濟的脈絡與走向。”
  這曾是一個開天闢地的舉動,很多人受其影響開始關註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語言——那些已經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用的太過熟悉而不被註意的文字。基於對這位學者的回想,梁文道給自己一個任務,或者說挑戰:探討當今中國生活裡面的關鍵詞有哪些、近期熱點時間的關鍵詞,盡己努力去談。
  話雖如此,但《關鍵詞》一書中的詞語也並非全為時事。之所以對這些詞語感興趣,是因為梁文道本人出生在香港、少年居於臺灣,又經常往來於大陸,但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地方產生毫無距離的親切感,有些在日常生活中延續使用數十年卻容易被人忽視,因此,記錄成為必要。
  梁文道笑著表示,自己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失敗的嘗試,讀者看到這本書也多半要罵他:“但我仍然很高興,居然有時間在上廁所時翻一翻我寫的東西,想罵我至少也有一個思考的過程,那麼我第一階段的任務就完成了。”
  患上“職業後遺症”:讀小說看敘事結構 看話劇關心燈光
  除了作家、主持人的身份之外,梁文道最初由話劇出道,還曾經寫過影評。在這些職業經歷的影響下,梁文道患上“職業後遺症”:喜歡將事情分解,在看話劇的時候關心燈光會不會打錯,讀小說要看敘事結構…… 他說,十幾年前自己從寫影評這件事上發現自己很變態:“會固定看四五部電影,然後拿表掐算鏡頭時長……再也沒有看電影的樂趣,全部技術化。”
  也正是由於曾在數個領域任職,並多年涉足傳媒領域,梁文道對社會變化的感知十分敏銳,其中比較引起他註意的便是微博等社交媒體的出現。梁文道認為,微博這種以往難以預見的公共討論空間以及同類型社交媒體的出現,導致人們在資訊密集的時候產生一種時間錯覺,“這往往讓人容易把沒發生多久的事情感覺已經過去很久,甚至淡出視野。”
  所以,梁文道有時會在寫專欄的時候,把過去一年多的事情重新講一次,“有時是為了提醒自己,更為了提醒同時代的讀者,這些事情還在。”
  “在這個意義上,事實評論出現了另一層意義,它提醒我們記住有些被忘記的事情是一種責任。”梁文道鄭重的判斷。
  為做電視節目犧牲自我閱讀時間
  跟一般的作者相比較,梁文道的文章往往切入角度獨特,極有說服力,這大概與他平時大量而龐雜的閱讀有關。梁文道說,他在睡前會閱讀詩歌散文,還會像做禱告的人那樣定時定點閱讀,並早在大學一年級便給自己定下規矩,主修哲學的同時抽出時間閱讀別的學科論文,如心理學、經濟學,四年來從不中斷。
  “當時是怕自己一頭栽進哲學就糟糕了。現在這個習慣保持的很好,讓自己閱讀不要偏食,這麼多年再怎麼愚蠢都會有一點點積累。”梁文道說,自己會有選擇的閱讀,還是喜歡小說,而作為閱讀輔助的工商管理類讀物,會翻翻看,“現在有很多書都是‘快思慢想’,重覆內容很多。”
  這或許正是讓梁文道順利主持《開卷八分鐘》的原因之一,但同時也給他帶來一定干擾。梁文道說,當“閱讀”從一種興趣變為工作以後,看書再也分不清楚目的是什麼,同時還會要考慮這本書是否合乎電視節目規律的要求。為此,梁文道犧牲了很多自我閱讀的時間,同時要看一些本來可能不看的書籍,“這倒也是件過癮的事情,多了好多接觸以前不熟悉事物的機會。”  (原標題:梁文道: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失敗的嘗試)
創作者介紹

nwesoxyqxm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